快捷搜索:

伪装的血样,“被消失”的女婴,我找胎儿鉴定

原标题:伪装的血样,“被消失”的女婴,我找胎儿鉴定机构聊了聊

12岁女童,携带142支血液样本,均附有对应的“母血Y染色体基因检测申请表”,从深圳前往香港。

是否含有Y染色体,成为其中每一个生命能否降生的关键考量。

谁能想到,在生命萌芽的时候,就有一道鬼门关在等着他们,过不了这道关的生命,就会“被消失”,这其中,大概率是女婴。

一个需求,将医疗、物流等不同行业串连,数千公里联动。

一场情感与利益交织的“寄血验子”接力赛,早已鸣枪开跑。

文 | 木子梨

01 我找胎儿性别鉴定机构聊了聊

近几个月,“寄血验子”多次成为焦点,严打之下,操作“寄血验子”有多难呢?

没费太多力气,我就联系到了几家可接胎儿性别检测的机构,不得不说,互联网时代,只有想不到,没有找不到。

而这几家机构打破沉默的方式,竟出奇的一致:“请问,孕几周了?”

真是个令人尴尬的问题,我到底孕几周比较好呢?7周好了,七上八下,吉利。

在得知我是个人傻、钱多、盼儿子的人后,其中一家鉴定机构很热心的开始为我讲解。

首先,我需要确认自己是否满足胎儿性别鉴定的条件,四项全部符合才可以。这还用说,再多几项我也肯定全部符合。

在我问到性别鉴定的准确性时,对方很自信的表示,他们服务过的客户不说一万也有八千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错。

继续闲聊中,我表示最近看新闻有点多,不知道做此选择是否妥当,对方开始劝说,表示胎儿性别检测是由香港方面的化验所完成,此检测在香港完全合法,让我无须担心,只需前往香港抽血即可。

香港我肯定是去不了的,毕竟我肚子里只有饭,没有孩子。

于是,我提出自己不方便去香港,对方秒回,表示不去香港完全没问题,抽血邮寄,就这么简单。

诶诶诶,社区诊所?医护到家APP?顺丰?我方了。

诊所抽血可以带走血样,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,我情不自禁的脑补了一个场景。

“医生,我要抽血,抽完带走的那种。”

“血样带走干嘛使啊?”

“送去香港,查查怀的是男是女。”

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味道。然而对方告诉我,一般不会问的,好吧,请原谅我的浅薄无知。

这个医护到家APP,我也是第一次听说,于是上网查了查,发现它可以在线下单,可以提供输液、打针、导尿、换药、静脉采血等多种项目,然而,也是缠满了负面新闻。

有平台护士称,尽管规定要求客户上传相关就医证明,但平台接线员知识受限,有单就接,丝毫不审核客户的需求是否合法。

至此,采血环节的疑问算是基本解开了。

接下来,就得聊聊物流了,我比较关心刚刚被牵扯进来的顺丰。

在我提出“如何通过顺丰寄送血样”时,对方抛来重点:伪装,并表示伪装方案网上有很多,等实操的时候我可以进一步咨询。

傻子也知道不能明目张胆的邮寄血样,我上网搜了一下才发现,网上有大把的教程,什么藏在生鲜食品底下,套在护肤品外包装里,超市买几包零食装进去再用胶带粘住等等,只要别让快递揽件员看见,只要走陆运就好,并着重强调,夏天最好使用冰袋。

夏天,冰袋,那岂不是藏在生鲜食品底下最靠谱?这是买一送一的意思啊,给鉴定机构邮寄血样,附送新鲜牛排一份?

这样看来,就算有明确的制度规定,依然有漏洞可钻,就算顺丰行不通,还有“三通一达”甚至其他物流途径。

这些机构给出的深圳收件地址,都不具体,基本是快递门店代收后,再安排人员前去取件。

成功收取血样后,他们会通过“水客”等偷偷送至香港进行化验,继而出具检测报告给到孕妈,在送港过程中,由于有海关的监管,运货难度大,便有了新闻中“跨境学童”这一特殊群体的参与。

整个血色链条战线长,环节多,人员分工明确,而这些鉴定机构的老板,个个都是神秘莫测的主儿,基本不露面,而是采取远程指挥的方式来管理。

此番探索,同时联系到的其他机构,陈述的流程都与此类似。

据说较为正规的机构,不接受血样邮寄,需要本人自行前往香港抽血检测,可惜,在调研的过程当中,我一个也没遇到。

我不知道这些机构所提供的医疗用品来自于哪里,是否安全可信,也不清楚如此炎热的天气,血样在邮寄过程中能否完好保存,我只知道屏幕背后的那些人,每个都忙的不可开交,同时与多人沟通着相关事宜,朋友圈里洋溢的全是成功验孕后的喜悦,丝毫没有受到近日相关新闻报道的影响。

此刻,我感受到深深的寒意。

02 香港鉴定,内地堕胎的畸形链条

近期,深圳一直以晴热为主,阳光明媚,春意盎然。

有阳光,自然就有阴影。

难以想象,由于地理位置,全国各地试图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血样,大多都被寄到这里,经中转后,运去香港检测,在收到检测报告后,若不满意胎儿性别,则会在内地选择堕胎。

这就是“寄血验子”。

其实,胎儿性别鉴定的技术并不复杂,由于母血中含有微量的胎儿DNA,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检测出胎儿性别的,但它之所以在大陆能够形成一条灰色产业链,是因为内地和香港所适用的法律不同。

在内地,堕胎不属违法行为,但胎儿性别鉴定却被禁止;而在香港,则截然相反,这就形成了香港鉴定,内地堕胎的畸形链条。

早期,曾有塞钱给医生,医生便会在B超过程中透露胎儿性别的事件发生,但这种鉴定,一般都要等到怀孕四个月才能分辨,万一是女儿,已经不太好采取其他动作,而基因检测的优势,在于7周左右就可以检测,有很多便利。

故而成千上万的家庭,由于种种原因,而不惜走上一条“赴港杀女”的不归路。

但现实是,很多妇产科专家都表示,“寄血验子”的准确性并没有太多证据可以支撑,这一点,从一些新闻中就可以得到证实,一些孕妈的检测报告显示不含Y染色体,堕胎后才发现是个男孩,后悔莫及。

即便如此,需求依然旺盛。

一个需求,多方配合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:坚持你想做的,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?

03 生女儿,你连摆满月酒的资格都没有

都9102了,很多人还在拼命生儿子。

我的好友小同,给我讲述了一个关于他同乡萍姐所经历的,充满矛盾而又令人震惊不已的故事。

小同口中的萍姐,86年生人,高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读书了,而是选择在外打工,几年后,考虑到父母需要照顾,就回到了老家,就近找了份工作。

没过多久,经人介绍,萍姐认识了一个大自己两岁的同乡男子,随着一段时间的相处,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都说,男大当婚、女大当嫁,但很多时候,实现起来却没那么容易。

原来,在萍姐的家乡,按习俗,双方领证必须先生孩子。

几个月后,萍姐顺利怀上了,本以为等孩子出生就能领证,谁知偶然得知的一件事,却让她倍感压力。

萍姐在村里的一个姐妹,刚生产完回到家坐月子,她的婆婆就整天念叨说生了女儿不能领证,必须儿子才行,并且强硬的要求尽快再生一个。

想到自己的婆婆每日话里话外也都在提孙子,萍姐意识到如果自己也生了女儿,恐怕也会面对一样的处境。

忐忑不安中,萍姐开始上网寻求能够提前得知胎儿性别的办法。终于,在得知只需抽血就可以获知胎儿性别的时候,萍姐看到了希望。

怀孕7周的萍姐,按照对方的指导,去诊所抽了血,连同自己的希望,一并寄去了深圳,经过5天的等待,萍姐终于盼来了检测结果,没有Y染色体,是个女孩。

在这种以生儿子为荣的习俗里,女儿连摆满月酒的资格都没有。

在与家人沟通后,最终还是没有要这个孩子,萍姐准备养养身体再怀一个,毕竟没有结婚证就没有保障,而她需要这份保障。

一个男孩,会给她带来至少面子上幸福的婚姻,也会给她的父母带来人前聊天时藏不住的骄傲,而一个女孩,则会让她失去这一切,甚至失去在村里抬头做人的勇气。

现实面前,她别无选择。

回顾近些年来的新闻报道,除了风俗习惯外,在受访家庭被问到为何要进行胎儿性别鉴定时,原因也是多种多样,令人唏嘘。

出于好奇。部分人表示作为父母,有权利知道孩子的性别,在做产前准备时,也方便准备物品。

重男轻女。近些年来,随着理念的普及,重男轻女这个词,被提起的频率已经有所降低,然而它还是根深蒂固的活在很多人的灵魂里,只是稍微转变成:并不会对女孩子多么不好,只是没那么爱,以后一旦有机会,还得生个儿子。

儿女双全。二胎政策的开放,也让很多原本没有重男轻女的人产生需求,只为达到儿女双全,拼成一个“好”。

说好的生男生女都一样呢?

THE END

寄血验子,已经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。

但它影响的不只是单个家庭,而是整个人口结构,性别的结构性失衡,与数量性失衡相比,后果严重的多。

它会人为的造就一个千万量级的光棍群体。

到时候估计会有人琢磨:千辛万苦生的儿子找不到对象,这可咋整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